<menuitem id="jtjzv"></menuitem>
<var id="jtjzv"><video id="jtjzv"><listing id="jtjzv"></listing></video></var><var id="jtjzv"><strike id="jtjzv"></strike></var><menuitem id="jtjzv"><dl id="jtjzv"></dl></menuitem>
<var id="jtjzv"></var>
<cite id="jtjzv"><video id="jtjzv"><thead id="jtjzv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jtjzv"><strike id="jtjzv"></strike></var>
频道
栏目
  • 视频
  • 战疫
  • 时事
  • 财经
  • 科技
  • 思想
  • 智库
  • 生活
新城市志|强化开放枢纽门户功能,上海锚定又一个“世界级”
澎湃特约评论员 朱昌俊
2022-06-26 12:47  来源:澎湃新闻
{{newsTimeline.name}}
  • {{item.occurrenceDay}}
  • {{content.occurrenceTime}}
    {{content.name}}
全部展开
收起时间线
上海又有了新目标。日前,在上海市第十二次党代会开幕式上,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在报告中提出,上海要强化开放枢纽门户功能,建设世界级航运航空枢纽。
建设世界级航运航空枢纽,是一个新的提法。近些年,上海一直致力于“五个中心”建设。到“十三五”期末——国际经济、金融、贸易、航运中心基本建成,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形成基本框架。
其中,国际航运中心,由海运和空运这两大基础行业构成主支撑。那么,为何这一次要专门区分航运、航空,提出打造世界级航运航空枢纽?
内地城市中,上海的海港和空港优势结合得最好
上海明确建设国际航运中心的目标,最早可以追溯至上世纪90年代。1995年,党中央、国务院做出建设上海国际航运中心的重大决策。
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,上海“已基本建成航运资源要素集聚、航运服务功能完善、航运市场环境优良、航运物流服务高效的国际航运中心,初步具备全球航运资源配置能力”。
《2020新华·波罗的海国际航运中心发展指数报告》显示,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全球排名第三。有几个简单而通俗的数据,可以帮助我们理解上海的航运地位。
比如海运方面,2021年,上海港集装箱吞吐量突破4700万标准箱,连续12年位居全球第一。尤其值得一提的是,今年这轮疫情期间,上海港也未曾有一天停转。今年前4个月,上海港集装箱吞吐量实现1.9%的正增长,依然保持世界第一。
特殊时期的“坚韧”,充分体现了上海港在全球航运版图上的重要地位和难以替代性。
空运方面,上海机场旅客吞吐量连续多年全球排名第四。其中,浦东机场航空货邮吞吐量连续十多年位居全球第三。
在中国内地城市里,这些年有不少城市都提出了要打造国际航运中心,或建设国际航空枢纽的目标。但这里面,真正名副其实的,能够称之为全球公认的国际航运中心,仅有上海。其中一个最浅显的标准或许就体现在,上海是唯一一个海运和空运能力都站在“塔尖”的城市。
海运方面,上海港集装箱吞吐量多年雄冠全球自不用说;空运方面,上海也是全国最早布局“一市两场”的城市,总的航空吞吐量(货物、旅客)位居全国第一,世界前列。
可以说,上海是内地城市中,海港和空港优势结合得最好的城市,没有之一。
世界级航运航空枢纽,是国际航运中心的升级版
相比国际航运中心,建设世界级航运航空枢纽,到底“新”在哪?
在一定程度上说,我们可以将后者理解为前者的升级版。
从字面上理解,相对于“中心”的表述,“枢纽”的内涵更丰富。它不仅仅是强调自身在全球航运版图上的地位,更指向与国内其他城市的交互能力,连接能力。
比如,对交通枢纽来说,它的枢纽地位,主要就是指中转能力。世界级交通枢纽,不仅是国内旅客、货物的中转站,也是世界旅客、货物的集散中心。
所以,我们不应该忽视的一个细节是,这次报告中,“建设世界级航运航空枢纽”的前一句是——“强化开放枢纽门户功能”。
也就说是,上海建设世界级航运航空枢纽,实际是为了服务于上海的开放枢纽门户功能。
众所周知,上海是一个国际门户型城市,不仅具有得天独厚的区位条件,经济发展水平高,是最重要的国内资源要素集聚地之一,也是最具国际性的进出口平台和开放窗口之一。
如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,上海机场承担了我国约1/3出入境航班、1/2进出境抗疫物资的防疫和保障工作。并且,一度成为全球空中连通指数最高的城市。
建设世界级航运航空枢纽,就是要把这种对内对外的枢纽门户功能体现得更充分。
从“五个中心”的角度讲,航运中心与其他“四个中心”的建设也是相辅相成。上海接下来要打造“五个中心”的升级版,自然也需要航运中心的升级。
可以参考的是,全球公认的世界三大金融中心——“纽伦港”(纽约、伦敦、香港),它们无一例外都是国际航运中心城市。
所以,放在上海继续提升城市能级,“推动城市核心功能在量的积累中实现质的飞跃”,“吸引全球高质量商品和高技术要素,深化内外贸一体化发展,密切与全球经济体系的联系”的语境下,我们就更能理解,上海提出“建设世界级航运航空枢纽”的深意。
进一步提升海运空运能力,上海面临多重机遇
从“航运中心”到“航运航空枢纽”,也可以理解为更明确区分了海运和空运的各自使命和定位,这有利于两者实现“1+1>2”效应。
事实上,上海海运和空运能力的提升,都还有很大的空间,并且都面临着多重机遇。比如,海运方面,上海“十四五”规划提出,要支持市场主体以资本为纽带强化长三角港航合作,与浙江联合实施小洋山北侧综合开发,与江苏共同推进沿江、沿海多模式合作,研究完善上海深水港布局。
就在6月15日,上海与浙江正式签署协议,双方将进一步深化小洋山区域共商共建、全面合作,确保小洋山北作业区项目年内尽早开工,为深化建设上海国际航运中心、共同打造辐射全球的航运枢纽提供有力支撑,更好服务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国家战略。目标是,“努力打造全球港口新标杆”。
上海“十四五”规划还提出,要持续完善内河高等级航道网络,推进苏申内港线、油墩港等航道整治工程,发展江海直达、河海直达运输模式;结合沪通铁路项目,建设外高桥港区铁路专用线,改善铁路与港区物流运输通达条件,等等。
空运方面,上海“十四五规划”提出,建设最具影响力的世界级航空枢纽,全力拓展亚洲最高水平的洲际航线网络,推进芦潮港集装箱集疏运体系提升工程,推进上海航空货运枢纽港建设。
此外,“推进浦东国际机场四期扩建工程,结合南通新机场规划建设,进一步巩固上海航空枢纽核心地位”,也被写入了上海“十四五”规划。其中,浦东机场四期扩建工程已于今年初开工。
在补短板方面,《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“十四五”规划》也曾指出,上海围绕海港、空港、邮轮港的增值服务规模相对有限,临港、临空经济有较大发展空间。
而实现上述目标,弥补短板的过程,也就是上海建设世界级航运航空枢纽的过程。
当然,打造世界级航运航空枢纽,除了要持续提升基础设施等硬件水平,软件的升级——包括政策、法律、标准、机构等服务要素对标国际化,同样必不可少。要知道,世界级航运航空枢纽的核心竞争力,实质就是国际化服务能力。而《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》中,对上海的一个重要要求便是——着力提升航运高端服务功能。
对此,上海“十四五”规划中也已经描绘了路线图。诸如完善航运保险市场体系,加快形成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航运保险市场;建设国际海事司法中心、亚太海事仲裁中心,积极打造海事纠纷解决优选地;推动口岸、物流、交易、金融等数据集成,提供口岸大数据智能物流服务,打造国际物流信息交换枢纽,等等。
受疫情影响,当前全球航运市场处于一个新的洗牌和再塑阶段。上海在此关键时期,提出新的更高的发展目标,也是试图在逆境中抓住机遇,继续巩固自身国际航运优势。同时,也是向全世界宣告——虽然经历挫折,但大上海的“星辰大海”之梦,依然未变。海报设计 宋一宁

海报设计 宋一宁

【专题】学习贯彻落实上海市第十二次党代会精神 【专题】新城市志

责任编辑:王磊   图片编辑:陈飞燕

校对:张亮亮

395
在线成AV人电影观看